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来源:央广网河南 发布时间:2020-08-27 16:13:49

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粮食安全事关国运民生,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,要毫不放松地抓好粮食生产。永久基本农田是耕地中的精华,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的基本保障。永久基本农田一经划定,不得随意调整、占用,保住这条“红线”是事关十四亿中国人能否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的大事。

但在近日,河南南阳的多位群众向中国之声反映,在产粮大县南阳市新野县,有企业以建设养猪场工程为由占用三个乡镇超过1600亩基本农田,突破了基本农田保护红线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新野县建设的三个养猪场只是该企业“百场千万”工程的三个分场,该工程计划今年在南阳市13个县建设84个养猪场,计划占用永久基本农田接近1.5万亩。当地政府称,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属实,但有“文件支持”。生猪养殖固然重要,为何一定要动基本农田?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航拍养猪场选址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前孙楼村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新野县地处南阳盆地南部,是我国650个小麦种植基地县和商品粮生产基地之一,小麦年产量一直稳定在40万吨左右。但是,让新野县五星镇前孙楼村村民老杨发愁的是,明年,他家地里种出来的粮食可能会减产大半。因为当地企业牧原集团要占用家里九亩地中的五亩建养猪场。

老杨:这是我们的承包地,几十年下来几辈人的承包地。从3月份,我们前孙楼村大队,五星镇政府,做群众工作,说是要租这个地,一亩地一年八百块钱要租给牧原,建养猪场。村民大部分内心上是不同意的。

记者:为什么?

老杨:(租金)一年八百块钱,真不能干什么。我们(自己种)花生一年一亩地两千块钱,小麦一亩地一千斤,五亩地五千块。

老杨的账本很实在,他没在土地流转协议上签字。他告诉记者,养猪场计划使用前孙楼村63户村民的500多亩地。记者统计发现,还有至少23户人家拒绝签字。

记者:种了多少地?

村民:五亩四分地。

记者:现在给你征了多少?

村民:都征了,没一分地了。

记者:你现在同意吗?

村民:不同意,没有口粮了。这全部是铲过的,花生都快熟了,就被铲掉了……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前孙楼村土地被工程车碾压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记者这几天在前孙楼村东侧看到,多辆施工车辆停放在田里,这个季节当地已经熟了的花生被铲除了一些,养猪场刚垒起来的一段围墙已经被推倒。村民们说,8月7日,工程队入场施工,但村民没有同意,目前施工停了下来。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前孙楼村被推到的玉米地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养猪场被推到的围墙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除了五星镇,牧原集团还在新野县王庄镇和新甸铺镇规划建设了两个养猪场。在王庄镇前孙村,记者看到,养猪场正在紧张施工,道路硬化基本完成,场内建筑也基本成型。从空中看,整个养猪场的建筑物密密麻麻。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王庄镇在建养猪场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记者在新野县政府官网看到,新野县的这三个养猪场今年四月份完成了环评公示。公示中,《新野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(2010-2020)》上可以看到,这三个养猪场都位于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内,这也意味着,这三个占地总面积超过1600亩的养猪场建在基本农田之上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第三十五条规定,永久基本农田经依法划定后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占用或者改变其用途。

河南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 岂能如此“拆东墙补西墙”?

基本农田保护区公示牌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谭朕 摄)

对此,新野县自然资源局一位相关负责人说,基本农田不能动,但这件事做主的不是县里。该位相关负责人说:“绝对有政策,没政策谁敢呢?(破坏)一亩都给他逮进去了,1600亩不得枪毙啊?红线不能动,动红线必须得有东西(文件)。这个事都不仅仅是县政府,这是市政府有安排的东西。”

至于是什么政策,这位负责人不愿意多谈。自然资源部和农业农村部去年12月联合下发《关于设施农业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通知规定,养殖设施原则上不得使用永久基本农田,涉及少量永久基本农田确实难以避让的,允许使用但必须补划。在此基础上,河南省自然资源厅和农业农村厅发文明确,原则上使用永久基本农田控制在项目用地总面积的30%以内。河南省自然资源厅耕保处副处长刘卫国表示:“原来的时候,养殖用地是不允许占基本农田。从去年开始,猪肉价格猛涨,自然资源部和农业农村部适当放开了口子,放开了口子就是说难以避免的,可以占用。今年4月份我们厅和农业农村厅共同出了个文件,就是说规定了30%。”

即便省里说养殖用地能占30%的基本农田,但新野县这三个养猪场全部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事实仍然站不住脚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在南阳市正在建设的养猪场远不止新野县这三个,一份河南省自然资源厅和农业农村厅组织专家论证的文件显示,南阳市和牧原集团正在推进“百场千万”工程,今年计划在南阳13个县建84个养猪场,84个项目总占地超过4.5万亩,其中有55个养猪场难以避让永久基本农田,计划占用基本农田接近1.5万亩。在南阳市政府副秘书长王书延看来,在84个养猪场捆绑打包后,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情况基本符合政策要求。

王书延:我们总的不突破国家这个政策要求,市发改委统一立个项,统一搞设施农用地备案,符合国家政策。那么具体到一个县,它会占用基本农田,也可能会超过省里说这个线,但我们全市是打了一个大包,我们总的不超过30%。”

记者:尽量少占,原则上不占,那一个项目1.5万亩属于一个什么水平?是一个少占的水平吗?

刘卫国:你要是说它这1.5万亩确实不算个小数,但是它的基数也大,就是说基本上控制在了30%左右,是吧?它基数大,猛一看它这个数不小,但是还是基本上符合文件规定的。

单个养猪场占用基本农田可能超过了30%的规定,但这84个养猪场是一个项目,总计不超30%。如此打包成立吗?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土地法制研究院院长、教授高飞并不认可这种“打包”的做法。高飞说:“不同的地方在建立这样一个养猪场的时候,它的占地相互是分割开来的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原则上来说,我认为把它认定为都是一个单独的项目。现在把它打包作为一个整体的项目,存在规避法律和规定政策的一些用意在里面。”

养殖设施原则上不得使用永久基本农田,因地理位置原因涉及少量永久基本农田确实难以避让的,允许使用但必须补划。无法避让是规定的核心内容,像新野县那样,直接占用整片基本农田属于无法避让吗?河南牧原集团南阳区域总经理闫中良这样解释。

记者:我们把这个整个项目全部放到基本农田这属于难以避让么?

闫中良:企业要发展,但是它又没有这样的土地空间,没有这样对应这种土地性质符合要求(的土地),所以说在这样的角度来看,它就是无法避让,必须要完全占。

南阳市自然资源局副调研员温云涛表示,“百场千万”工程一直按照先补划后占地的原则推进。他说:“这个用地都依法依规进行了补划,确保全市总体的耕地面积不减少,质量不降低。每一块地都进行了农用地的备案,都搞了备案手续。”

但是,截至发稿,记者并未收到南阳市自然资源局提供的补划审批材料和补划图示。此外,刘卫国告诉记者,该项目并非是先补划后占地。

记者:他们是先占了地后补划的,正在把关、审查,对么?

刘卫国:对,符合标准了,我们就把基本农田,就给它变为不是基本农田了。它把补划那一块,作为一个永久基本农田进行管理,从而保证永久基本农田质量不降低,数量不减少。

稳定生猪生产,保障猪肉供应,事关“三农”发展、群众生活和经济社会发展大局。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更是强调“加快恢复生猪生产”,确保今年年底前生猪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正常年份水平。

既要保证人民群众“锅里有肉”,又要保证“碗里有粮”。耕地是中国人的饭碗所在,18亿亩耕地红线必须守住。耕地红线不能破,基本农田更不能动。早在2008年,国家就在基本农田前面加上了“永久”二字,表述为永久基本农田,体现了国家保护基本农田的坚定决心。民以食为天,国以粮为安。事关“米袋子”和“菜篮子”的两件大事摆在面前,两手抓两手都要硬,该怎么平衡,需要地方政府拿出科学的办法,管理的智慧。(记者谭朕)

猜你喜欢